关于我们 收藏本页

2017秋季塔川婺源黄山摄影团

当前位置:首页 > 黄山摄影攻略 > 黄山图文精选 > 文章内容

雪庄----黄山不能遗漏的记忆(上篇)

发布: 2017-03-01 16:24  | 来源:黄山管委会 | 作者:黄山老树 | 查看: 次 |

黄山摄影作品

相关主题:雪庄----黄山不能遗漏的记忆(下篇)

雪庄,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一个终其一生隐于黄山的人物,一个本该载入黄山史册的人物,却由于留传下来的资料太少,或片言只字,或散落于他人的诗文中,很少受到世人的关注。然而,雪庄对黄山的贡献,却是我们不可忽略的。为了这份不能忘却的记忆,本人在漫漫文海中细细检索,试图让这些记忆的碎片,一片片归集起来,拼凑成一个相对丰满的形象。但愿所做的工作能对大家有所裨益。

  雪庄,名道悟,号雪庄,又号通源,有黄山野人、沧溟道者、青溪后学、铁鞋道人等号,楚州(现江苏淮安)人。1689年来到黄山,居后山之皮篷,直至终老,历33年。目前我们所能见到的有关雪庄的记载,大多在《淮安府志》《歙县志》、《黄山志》等相关志书中,内容上大同小异,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笼统,本文试图在此基础上,再做进一步的挖掘,力求让人有更多的了解。

  一、古稀夏腊尚朱颜----关于雪庄生卒年

  雪庄俗姓及因何出家,已不可考。根据“幼事南庵老人”来看,应该出家较早。在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家中必是遭到了重大的变故。

  关于雪庄先生的生卒年,目前尚无确切的记载。汪世清先生虽有过详细的考证,但仍值得商榷。

  关于生年,清*程梦星[1]有《云舫喜晤雪庄》诗:

云白峰青老闭关,古稀夏腊尚朱颜。

参成七佛琴弦里,拈尽千花诗句间。

画就案间鸲鹆砚,香残罏印鹧鸪斑。

客来转问山中路,三十年前曾下山。

  此诗有两点非常关键:

  1、诗中说雪庄“三十年前曾下山”。如按雪庄“入山”(康熙癸酉1689年)开始计算,后推三十年,为康熙五十七年戊戌(1718年),程梦星游黄山当为是年,时40岁。目前多数研究者以为程梦星游黄山在康熙五十四年乙未(1715年),我认为此说有待商榷。据《程梦星年谱》记载,该年正月十五,“梦星母汪氏(1660-1715)卒”(乾隆岑山渡程氏支谱),程梦星以丁忧辞归田里,不再复出。按古制,丁忧期间(三年)居官者都得辞官回家守孝,哪能出游?可能性是不大的。而1718年正好丁忧期满,出游合乎常理。

  2、若按1718年程梦星游黄山时,雪庄大师“古稀夏腊尚朱颜”,已七十岁。前推七十年,雪庄当生于顺治五年(1648年)。

  关于卒年,目前可供参考的有雪庄的《黄海云舫图》。(纸本,水墨设色,100*57.7cm,现藏美国纳尔逊美术馆)

 雪庄《黄山云舫图》,美国纳尔逊美术馆藏

雪庄《黄山云舫图》,美国纳尔逊美术馆藏

  此图一看即知雪庄笔墨,描绘的是云舫一角。背倚石婴峰、石伞峰。画上题款内容为:

黄海云舫图。

蒙君访我季春天,夏又通书寄舫边。

欲慰多情难当面,和峰飞到韵人前。

  今春喜我且硕[2]先生山游过访,夏月又蒙远寄书物。因作云舫图寄供清赏,聊慰怀思兼请教正。时戊戌登高前一日,黄山披发僧悟雪庄氏画并题于琴窗中。上揿“黄山披发翁”、“雪庄”、“云舫”、“寿昌五世”、“琴窗”五枚朱文印,“扬州僧悟字惺堂号雪庄别号铁鞋道人”白文印一枚。

  此图包含的信息量相当大。有雪庄的名、字、号、师门、交往等等。

  戊戌登高前一日,为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九月初八。

  且硕,即程庭,号若菴,祖籍新安歙县岑山渡人。自其祖父移居维扬(今扬州),撰有《若菴集》六卷。其中《春帆纪程》一卷记载了他由扬州返歙及游黄山的日记、诗词。他于是年的二月初三启程,十四日抵故里岑山,三月十三日作黄山之游。十六日由云谷寺出发访雪庄。“将达皮篷,有老者朱颜苍鬓,白髭飘然,逍遥户外。余坐舆中,窃讶斯地又一指路仙耶。就前视之,方知为雪庄上人。”[3]知有远客到,雪庄已早早等候在路口。

  到云舫后,二人“啜茗快谈”,盘中有“密渍、书带草、苤苜、白木槿等作供”。临别时程庭留诗《赠雪庄上人》,表达他对雪庄的深刻印象与景仰。

松鹤清姿薜荔裳,一瓢一笠足徜徉。

能从仙佛云霞境,还洒缥缃翰墨香。

磵外黑猿参几座,铛中白石当斋粮。

高怀不肯因人热,含笑飘然别帝乡。

  雪庄诗中头一句所记应为此次之会,也足见二人别后的交往。从上述程梦星的诗和雪庄与程庭的交往诗也证明,至康熙戊戌,雪庄依然健在。

  汪世清先生据程瑞祊(1666-1719)《槐江诗钞》卷四《闻雪庄大师讣,仍用袁杜少宫允送归黄海兼寄雪庄韵》之二

逃禅药谷久忘机,撒手悬崖去竹扉。

不识楞伽山顶上,肯容云海一僧归

  推断雪庄已故。理由是程氏卒于康熙五十八年己亥(1719年7月22日),则诗必作于此日之前,雪庄也当卒于1718年9月至1719年7月间。

  同时,认为“程梦星《今有堂诗集*畅余集》有《闻黄山雪庄僧故》七古一首,亦未明署年月,然按诗集编年,可知作于康熙己亥。故可暂定,雪庄卒于康熙五十八年己亥(1719年),[4]”。

   上述说法值得商榷。其一,程瑞祊“闻雪庄大师讣”,在当时信息传送极不发达的条件下,仅仅是听说而已,则雪庄大师之讣很有可能误传。其二,程梦星诗集收录了他康熙五十五年至雍正四年间的作品,《闻黄山雪庄僧故》因“未明署年月”,只能确定雪庄已卒这件事情,并不能确定雪庄卒于康熙五十八年这个时间。

  今据方学成《松华堂集*读黄合志》黄山记游之五[5]记载:“……乃入皮篷,为雪庄僧习静地,闻其朝琴暮鼓,禁足几三十年,惜撒手弥月,未能一结净因……”。方氏一行游黄山在“康熙辛丑岁秋七月,始于十一日讫于十七日”。十五日游皮篷并宿于此,与雪庄僧徒弟廪峰和尚互有诗赠答。得知此时雪庄去世才一月,应该不会有误。则可断定雪庄卒于康熙辛丑(1721年)六月,夏腊73。

  另据雪庄徒一智《云舫继述轩文钞》载:“兹以戊申(雍正六年)杪冬望后二日,敬奉华严奥典,延至已酉正月望前四朝,欣看圆满期场。事缘先师示寂八年,恰际常光僧腊八袠”所记,“已酉”为雍正七年(1729),时雪庄已示寂八年,可推知雪庄卒于康熙六十年[6],即1721年。

  赵青藜[7]《漱芳居文钞》卷六有《云舫增建梵宇记》一文,为赵氏应雪庄徒孙雪涯所嘱而作,其中有记:“雪公卧雪后未一步出也,凡三十三年”语,说雪庄居黄山33年。若据此,雪庄去世亦当在1721年。

  

  二、僻性从来爱住山----雪庄入黄山

  关于雪庄入黄山,目前比较认可的时间是康熙二十八年己巳(1689年)重九前一日。

  汪士鋐《云舫记》有“康熙己巳重九前一日,翠螺雪庄大师散发携杖来游黄山,过阮溪,信宿即行”,并作《己巳重九日赋送雪庄大师入黄山》诗记之[8]。因汪栗亭是接待雪庄来黄山的当事人,所记时间在康熙己巳重九前一日当不会错。

  康熙三十五年《徽州府志》载雪庄“康熙十八年入黄山”是错误的。

  雪庄初入黄山时,“途遇龙池雨公,曰:道兄入山当住仙僧洞下即兜率庵也。公游两海毕,枯坐此山中,风棲露宿,怡然自得。庵下有白砂矼,素多虎,师坐,虎弥首其下,如听梵然。师斥其远徙,虎遂绝云谷。僧众闻而讶之,山下居民为盖一把茅,茅因松铺,师仍卧松下,绝粒旬日,趺坐不辍。游人供米,杂松叶百卉煮之,山气寒多雪,师坐卧雪中。慈光中公坐深雪中由前海开道讯师,未到庵大声呼之,见有嘤嘤应者,知不死。至庵,师从雪中出,拂衣上雪,相对揖。中公頫首谓师真狮子座中人也。”[9]

  从上述记载可知,雪庄入住皮篷是因为龙池雨公[8]的指点。其时,皮篷因“山静屐希,岁久遂废”。雪庄到了之后也只是简单地弄点枯枝倚松搭个床,盖点茅草遮风避雨而已。也因为知道皮篷条件的异常艰苦,大雪之际,慈光寺中洲和尚不顾雪深路阻,“开道讯师”,一路呼叫,送来御寒物资。这或许也是其他书上有关“雪庄”附会的来历。其实,根据《廪山正灯录》记载:“传悟 字惺堂。参南庵弘依领旨。初开法楚州雪庄,晚弘道徽州黄山”,雪庄显系地名,或因其在此开法而得名。

  关于雪庄当时入住的艰苦环境,我们还可以从相关诗文中略见一斑:

己巳十一月初八,大雨淋头几曾歇。

僻性从来爱住山,跻攀那管石头滑。

芙蓉万仞苍松寒,短筇阔步窥云端。

衣裳翠湿不知冷,白云一望空漫漫。

石笋云中忽有无,米家树法真糢糊。

欲向此中作枯坐,邻僧送入烟雨图。

雨云渐黑不肯住,邻僧向我先辞去。

且学山禽理树枝,架巢做好棲身处。

                噫嘻吁,太古之时有巢之世境界诚不愧。

----雪庄《进黄山》

  “学山禽理树枝,架巢棲身”,还自况为“有巢之世”。

山味闲寻玉版佳,携筐顶笠着芒鞵。

径从凤尾雨声入,平取箨龙云气埋。

不惯世间餐浊物,只宜天外饱清斋。

道人此乐知谁解,未必闲人更可偕。

----雪庄《采野笋》

空山饱野菜,白煮飞香气。

遥怜城市人,安知此真味。

----雪庄《煮菜》

性癖烟霞世味忘,甘寻野菜点饥肠。

惭余技拙巢林久,多谢堂头送鹤粮。

-----雪庄《喜翠微方丈两和尚耑僧送米》

负棘披榛弃世深,蒲团稳坐向天心。

箪瓢竟日和云湿,炉灶经春受雪侵。

薇菜正肥还自採,药苗待长倩谁寻。

饥寒总是平常事,为爱峰头好鸟音。

----汪允让《云舫夜话》

头陀爱雪月,终岁棲云山。

石灶交虎迹,松巢邻白鹇。

绝粒过七日,犬吠落花间,

谁携五色瓜,赠君丹砂颜。

好事惊神异,静者了不关。

偶同丁令鹤,振锡来尘闤。

一室六月息,飘然戴笠还。

绕峰何苍莽,隔水空潺湲。

独留丹青笔,说法在人间。

----袁佑《送雪庄大师归黄山》

  可见在入山的头几年,雪庄经常过着食不裹腹的日子,甚而竟至“绝粒过七日”。偶而邻寺僧人或游人送些米食,也只能“杂松叶百卉煮之”。棲定以后,情况稍有好转,而这种状况的彻底改善,则在其北上京城返黄山以后。

  雪庄在入黄山修行的头五年时间里,能“名闻当宁”,或许因“雪覆而不死”,或许因“虎弥首其下,师斥其远徙,虎遂绝云谷”,抑或还有更奈人寻味的其他原因,以至于朝庭遣内庭丁公[11]诏入京,辞,不赴。秋又诏,强起之。到了南京,以病辞,拖了数月,再诏,不得已而北行。到了京城,“终日酣睡,与人不交一言”,皇上见之,也只能言“好和尚也”,无奈放归黄山。

  雪庄如此看重黄山,热爱黄山,自有其内心深刻的认知。由于“僻性从来爱住山”,“我从翠螺山,闻此灵异动游兴。”[12] 但仅仅只是如他所说,“僻性世情非所好,生平丘壑意留连”,“好静世间难着足,结庐天外远离尘” [13]?真情恐非如此。因为“昔棲采石嫌山小,山深不被世情扰。因住黄海山最深,千峰万峰削云表。道人披发瘦峰间,无修无证无事了。”[14] “自分老岩畔,永作轩皇民。”[15]才是他内心真正的痛,才是他最不愿向人提及的真实原因。虽然他的家世无从考证,因何出家也无法究明,通过他的诗、他的画跋,可以猜想的是之前肯定经历过一场非常的变故。

  三、一山幽胜是皮篷----黄山皮篷的开发

  应该说,黄山皮篷的开发,缘于雪庄。翻看成书于康熙丙寅(1686年)的《黄山志定本》,还不见有“云舫”、“皮篷”的记载,仅记有兜率庵。而在康熙三十年(1691)成书的《黄山志续集》中已出现了大量的有关“皮蓬”和“云舫”的诗文。可见正是雪庄入居黄山后才开发了这里的景区,使它名闻遐迩。从相关诗文中,可以窥见一斑。

  甲戌夏(1694年),雪庄由京师返回之际,又驻足南京,拜见汪松峰。这次停留,促成了汪辉对雪庄的鼎力支助。“家观察松峰先生常至山,钦师高行,于师还山,为构云舫居之,前为如意亭,后为五峰阁。客堂山门楚楚有致。出师规制,实我松峰先生成之也。”[16]

  从汪辉在《甲戍九月送云舫大师还山四绝》[17]之四:

云舫真宜构一楼,白猿长令守丹丘。

兰橑桂栋山中备,不用蜃吹海气中。

  可以看出,汪辉已有为雪庄建楼的构想。雪庄有诗柬谢:

甲戍秋由都门还黄山云舫柬谢汪松峰先生[18]

野人爱穷谷,一瓢皈嶙峋。实心等木石,枯坐无冬春。

起立头触树,经行云满身。自分老岩畔,永作轩皇民。

何意冰雪踪,忽踏京洛尘。自顾屡踧躇,行止时逡巡。

今夏荷天眷,纵归实前因。得养草木年,殊恩赖洪钧。

往来石城道,皆依潭水滨。一榻望江楼,万竿倚修筠。

容我麋鹿性,委曲全其真。更复私盻睐,厪念山中贫。

悬崖置屋牢,务使安错晨。气谊笃方外,历久意弥新。

感公不能忘,中肠转车轮。何以祝万寿,愿公如灵椿。

  作为出家人,雪庄在诗中既表达了自己的志向,也有自己的期盼,于此,他唯有祈祝万寿,以表谢意。

  很快,设想变成了现实。皮篷开始了新一轮的建设。由于资金来源的不确定,实赖大家众筹,云舫的建设也是逐步在完善。常州博物馆藏有一幅雪庄的《黄海云舫图》,上有长诗:

黄海云舫图

云舫皆因屋似船,晴浮银浪景无边。

秋林不减春花色,游览人多住世仙。

风云吞吐箬篷穿,久雨难为屋保全。

抱拙头陀惟信数,一朝盖瓦定前缘。

蒙助遮床瓦一千,不愁阴雨客安眠。

老僧未敢瞒功德,片片描成在目前。

曾许邀朋盖瓦全,钦君季札一般贤。

出言已见非轻诺,信极将来语必圆。

我自开山十七年,性情真比铁还坚。

独能禁足千峰里,有戒逢人不化缘。

乙酉秋写似溪翁先生并题以谢瓦,雪道人悟

雪庄*黄海云舫图

雪庄*黄海云舫图

  无论是诗中还是画中,都可看出,云舫的建设并没有一步到位。从雪庄1689年入黄山,“开山十七年”,到康熙乙酉(1705年)秋,“溪翁”献瓦一千,云舫的瓦顶还未盖全,或许是国为“有戒逢人不化缘”。但雪庄的心里已是非常感激。

  到了程庭归游黄山时,云舫的情况已有了很大变化。其《春帆纪程》有关于云舫的描述:“舫仅五楹,中供如来拈花法相,即上人手写者。一设广榻,为游客寝息之所。一为客寮。一作斋厨。一贮书史笔研,以供诵读挥洒。此外则一斗室不满一弓,为上人棲定处。”[19]除此之外,前还有如意亭,后还有五峰阁,云舫已成相当规模,且一应设施俱全。雪庄对此已十分满意,无数次的题诗、作画,满足之情溢于言表:

云    舫

藏拙深山过此生,盖头今吉把茆成。

白云铺海居如舫,一叶波中自命名。

云舫图[20]

黄山最奇处,后海老僧家。

几座屋如舫,四时花是霞。

                    峰高寻有径,云阔望无涯。

                    晴雨人来访,呼童但煮茶。

云舫全景图

云舫全景图

  除了云舫的建设,雪庄还积极参与后海(东线)入山环境的开发与建设,以及云谷寺的复盛。癸酉秋,雪庄奉诏北上之际,就有意带上云谷寺僧素心和徒弟懔峰同往。甲戌秋还山之时,仍取道石城, “谒汪观察松峰先生,先生馆之半云庵,询及云谷始末,公告以实” [21]。松峰公“慨发弘愿,赎田归常住。更于院内圮者整之,倾者复之,重建山门,再聚众,众皆吁天顶礼……巍然改观。院三里有智如亭,其下为天绅亭。亭俯九龙潭,如编贝,如贯珠。坐亭视下,汹涌作千里之势,胜匡庐三叠。亭亦久废,今更新之” [22]

  他还亲自参与了智如亭、天绅亭的规划、设计:“……昔钱宗伯牧翁构亭于此,颜曰‘天绅’,岁久亭湮……雪公,于乙亥仲春十日,下云谷至亭基,目营手画,遂成雅构”。

  四、十里兼旬得大观----云谷赋诗募梅

  雪庄尝自谓“野僧孤僻性,爱住黄山巅”。他爱清静,喜与千峰白云对语。“日日看山听鸟啼,夜眠松下月皎皎”这是他最怡然自得的时光。他对梅花情有独钟,最爱冷处偏佳的梅花,因皮篷附近原无生长。他就自己种植。甚至为借当地士绅、山民题诗作画的机会,募请栽种,好事者积极响应。终于在云谷寺至皮篷的十里山路旁,栽植了近千株梅花,号称十里梅花坪。每到瑞雪纷飞,梅花怒放的季节,这里就成了“十里香径”。

  为纪念这一盛举,汪士鋐率先赋诗十首求和。时贤吴启鹏[23]、吴启元[24]纷纷赋诗以和。成为黄山艺坛一大佳话。

汪士后海云舫雪庄大师种梅山中赋赠十首

手工五绝欣然喜,闻道山中尽种梅。

金粟从来香作国,璇宫只合玉为台。

危峰石户初飞雪,叠涧花枝总拂苔。

一海碧扶千树出,纷纷移向乱云栽。

苍凉绝壑共云平,立向东风正晓晴。

乘日幽时同雪看,到香深处与花盟。

友惟瓢笠真知己,坐对川岩勾一生。

从此花锄芳树下,不愁仙药捣难成。

铁笛吹来大雅音,冻云匝地杳难寻。

知公坐到三更月,令我同生太古心。

长侍轩农应大快,化为猿鹤亦高吟。

此中只有灵鸦熟,早晚双双共入林。

乱松隙处补奇芬,玉明苍髯乐有群。

月照影寒千涧水,风回香出万重云。

三春自快常为主,一饭何曾不对君。

传说浮丘园上好,白沙矼上韵平分。

冰壶玉湛到来难,十里兼旬得大观。

冷与溪云同一壑,香随余日上三竿。

愁中对影能蘓病,梦里看花亦当餐。

新句朗吟真妙绝,已公茅屋卧常安。

玉雪高低照万峰,蕊珠宫里一声钟。

岩峦巉绝横枝瘦,洞壑逶迤古干重。

佛几灯青香入榻,云状月淡影分松。

乡山自有罗浮梦,不向羊城曳短筇。

圣僧洞下一僧居,辞召还山自晏如。

种就寒香卧冰雪,移将疏影照蟾蜍。

柴门烟火常时断,雪径人踪尽月虚。

黄面瞿昙堪共老,六时花里响钟鱼。

层层冻雪少人行,冷蕊幽香分外清。

敲火风僧搜落叶,凝寒留寉获柴荆。

白舒片片云同色,影入潺潺玉有声。

最是远峰横笛处,海天孤迥不胜情。

禅棲缺处指窗东,旭日朝飞万嶂红。

霁雪参差珠错落,山光浮动玉玲珑。

曼陀雨遍天花净,清瑟弹来古调工。

我亦寻梅老耆旧,题诗合在翠微宫。

冰姿宜植向空山,高格稜稜影亦闲。

着屐过桥无热客,携琴就石有仙班。

天寒静夜闻猿啸,瀑响晴空见寉还。

寄语维摩勤护惜,莫飞花片到人间。

吴启鹏(云叶)

  黄山云舫雪庄大师为募梅五偈,山中好事者踴跃种花。自云谷至云舫几二十里,栗亭老友作诗十律以纪其事,依韵奉和兼寄雪公

山中变幻饶松石,点缀高寒独少梅。

空有雪光埋翠巘,略无花事到丹台。

冬春只合掩蓬户,杖履何须破绿苔。

痴绝瞿昙幽思发,题诗代钵乞人栽。

春到寒威势渐平,山人樵採趁朝晴。

相逢共订栽梅约,一笑都思结隺盟。

铁干宜撑岩际出,冰姿喜向水边生。

携锄绎络多忘倦,韵事无劳计日成。

果然山水得知音,如此机缘不易寻。

始信幽怀能化俗,相看寒影足清心。

负花间踏空明月,荷锸时闻长短吟。

高下好随峰势种,不须位置太成林。

吹来不比众花芬,独此奇香自逸群。

古致何妨临峭壁,孤高岂复百溪云。

洁同流水嫌无色,静入啼猿羡有君。

闻道已过三百树,未知春气几峰分。

莫畏重峦行路难,巉巘栽遍饱奇观。

楼中须贮书千卷,矶上宜垂竹一竿。

喜有香光时照眼,绝无烟火亦忘餐。

看花余兴还思遣,放隺茅亭何处安。

倦倚孤根俯乱峰,寒香欲动出疎钟。

龙潭掩映应多种,云谷纵横有几重。

风过斜枝摇艳雪,月来瘦影傍青松。

他时索笔巡檐下,指顾还须仗一筇。

冻云深处着幽居,踏雪拖藤得自如。

助我高怀飞玉瀑,清人丰骨映冰蜍。

吟成诗句浑无赖,韵到梅花迹亦虚。

试过白沙桥畔望,横斜水面狎游鱼。

冷光一壑少人行,静里看花格自清。

茶熟翻经移石榻,墨香寻句出松荆。

枯枝作态扶扶起,秃树盘空飒飒声。

难得画师称好手,时将健笔写幽情。

沙明水净寺门东,晓起霞光入照红。

一带空濛看杳霭,数枝低压自葱茏。

                莲花望处厅堪比,云叶飞来淡亦同。

                从此香风吹不断,直连轩后旧时宫。

(轩辕宫在浮溪,有梅数十种)

喧传胜事遍名山,乞树栽花两不闲。

自笑风尘虚旧约,也来题咏溷清班。

近知老友探梅去(黄虞道士将结庐浮溪),恰遇高僧辞阙还。

何日蒙头香雪里,摩挲古干乱峰间。  

吴启元 (青霞)

  歇脚庵赠山侣僧兼寄雪上人,自云舫至云谷,雪庄大师新种梅花几二十里,汪扶晨先辈赋诗十首并徵同人,和诗赠之,因次元韵

冰雪冻荒云谷路,空山绝壑最宜梅。

况经乱水下松涧,须遣寒香护石台。

高鼓玉琴调白鹤,背携书卷立苍苔。

他时一望花成海,谁信珠林是手栽。

新篱近喜谷云平,带雪高枝寺角晴。

最好吟肩常鹤声,生来野性与花盟。

纡回石磵经行惯,寂寞冰花照眼生。

从此荒寒乱溪壑,有人吹笛似双成。

空谷遥传白雪音,芒鞋竹杖许相寻。

岩峦一旦辟生面,冰壑数花含古心。

恨未弃家来静对,那能清夜不狂吟。

谁云佛地多枯寂,廿里香光动玉林。

南岩北涧尽奇芬,标格天然自不群。

明月到来浑是雪,好花吹去化为云。

清狂此际无如我,灵谷他年半属君。

总领春光须慧业,岁寒幽事肯平分。

崎岖涧壑种来难,缥缈真能作大观。

清夜自应添鹤梦,闲情不用寄渔竿。

窗疑积水摇虚影,饥嚼坚冰当饱餐。

莫妒远公消受极,新诗字字已吟安。

梦壑花时尽玉峰,寒云冷谷一声钟。

乱山暮雪有千片,落日春阴无数重。

挂水青猿来断壁,辞巢白鹤下高松。

濛濛寺角冰霜外,月好僧闲住短筇。

从来野性惬山居,自笑溪边迥不如。

冰尽片飞银蛱蝶,月明香浸玉蟾蜍。

何妨午爨经旬断,只爱晴窗彻夜虚。

吟了一春无个事,等闲花课付虫鱼。

花前曳杖每间行,诗思寒山入骨清。

大雪一冬封石壑,生香十里到柴荆。

岩穿皓月微茫影,树断冰澌淅沥声。

后海路迷云谷绝,此时独立不胜情。

众峰迴合海门东,一枕晴窗射日红。

万嶂瑶花冰错落,千林琼树月玲珑。

吟来白雪真高调,春破寒香信化工。

莫讶广平本仙骨,前身原在蕊珠宫。

宇宙奇观是此山,老僧种树复高间。

罗浮近接诸天界,摩什应归紫府班。

铁干不随协雨去,褊衫常带雾香还。

朝廷再召参寥子,只在珠林雪海间。

  雪庄不仅重视自然环境的开发与建设,同样更是环境的保护者。他熟知黄山的每座山峰每条沟谷,热爱黄山的一草一木、一鸟一兽。闲来无事,修树、看花、种菜、弹琴、赋诗、作画,怡然自得。他曾画有一幅《珠林图》[25],上题:

屋小群峰绕,云深独鹤栖。

拂衣花气满,报客鸟声齐。

种菜看无地,烹茶听有溪。

我来床上坐,检得一诗题。

  还有《修树》[26]一首:

元镇树瘦直,咸熙树古怪。

修就各天然,道人收入画。

  我们可以想象,雪庄为那些千奇百怪的黄山松除去枯枝病干,整治其型,不仅有利于其生长,又确实是用他自己的审美观,在为黄山塑造天然图画。在他的住处,有两只乌鸦,一为“传书”,一为“传信” [27]精灵可爱,每当有游客进山,先为之鸣,继为之导,人们称之为神鸦。这两只鸦经常飞到皮篷去觅食,雪庄见状,就为之留食。为此,雪庄还写了一首《双乌》[28]诗:

雨雪深山谁最亲,双乌索食往来频,

野人每饭留乌食,听见乌来如故人。

  汪士鋐也说雪庄“此中只有灵鸦熟,早晚双双共入林”。

  有一次,雪庄的朋友汪必远(字念耕)来皮篷拜访雪庄,刚入座,“忽有山乌入棚飞鸣数匝,棲师衣袖,徘徊省顾,久而后去”。汪不禁感慨,赋诗一绝[29]

生公善说法,顽石亦知音。

老僧久忘机,山鸟自相亲。

  此外,黄山的山乐鸟(八音鸟)也是他最亲近的朋友,在他看来,“饥饿总是平常事,为爱峰头好鸟音”。为此,他还与汪洪度亲自审定山乐鸟的三个不同种类[30]。雪庄就是这样,披发幽栖黄山,与灵石为伴,与花木为侣,与鸟兽为邻,与白云为依,在参禅修行中实现人与自然的融合。(未完待续)

关德军

   作者关德军,1963年生。黄山书画院秘书长,安徽省美协会员,安徽省摄影家协会员。曾参与黄山《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蓝皮书和《黄山保护与管理实践》、《黄山是吾师》等书的编撰以及《神奇黄山》、《黄山四季》、《黄海大观》、《黄山世纪风》、《中国画里的乡村—西递》等系列影视风光片的摄制、编导等。

高山黄山毛峰

0
0

关键词: 黄山

    • 黄山旅游摄影免费咨询、酒店优惠预订:
    • 电话:0559-2310288 2320079
    • 传真:0559-2320079
    • 联系:鸿 老树
    • 旅游:13905591790 摄 影:13855913950

    • QQ: 点这里

和“鸿”联系或留言鸿 点这

里和“老树”联系或留言老树

      Mail:给我们写信 MSN :MSN交谈

黄山摄影旅游热门线路TODAY'S FOCUS

2017宏村、塔川、婺源石城、篁岭、黄山秋季摄影团(确定发团)

2017宏村、塔川、婺源 4380元

  秋天的徽州拥有华丽的色彩,山坡上、山谷里、古宅旁,...【查看详细】

2017黄山摄影旅游团(含翡翠谷、三晚四天)

2017黄山摄影旅游团( 2660元

  黄山一夜雨,处处挂飞泉,黄山降水量丰富,极易形成急...【查看详细】

2018宏村、石潭、家朋、婺源油菜花、黄山摄影团

2018宏村、石潭、家朋 2780元

  阳春三月,徽州大地金黄色的油菜花和粉墙黛瓦的徽派古...【查看详细】

2017—2018冬季宏村、黄山冬雪摄影团(山上2晚标准间住宿)

2017—2018冬季宏村、 2580元

  冬季雪后的黄山变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到处银...【查看详细】

2017春季黄山摄影团(黄山上住2晚,纯摄影)

2017春季黄山摄影团( 2660元

  4月、5月,当山下春色褪尽,花开凋零,而黄山山上还是...【查看详细】

专业宏村古民居、黄山摄影团(山上住二晚)

专业宏村古民居、黄山 2680元

  黄山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世界地质公园,自然风景优...【查看详细】

黄山摄影作品黄山摄影作品

更多>>

2017“记住乡愁”中国(黟县)乡村旅游摄影大展获奖作品

2017“记住乡愁”中国(黟县

  继成功举办2016记住乡愁中国(黟县)乡村旅游摄影大展之...【查看详细】

2017“梦幻黄山·礼仪徽州”全国摄影大展获奖作品

2017“梦幻黄山·礼仪徽州

  2017梦幻黄山礼仪徽州全国摄影大展日前评出入围作品,...【查看详细】

2016“梦幻黄山 礼仪徽州”中国黄山摄影大展获奖作品(多图)

2016“梦幻黄山 礼仪徽州”

  2016梦幻黄山 礼仪徽州中国黄山摄影大展日前评出获奖...【查看详细】

2017年6月黄山摄影作品(多图)

2017年6月黄山摄影作品(多

  2017年6月5日——6日,黄山一直下雨,6日下午树上淅淅...【查看详细】

2013“大美黄山 缤纷四季”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多图)

2013“大美黄山 缤纷四季”

  2013大美黄山 缤纷四季国际摄影大展日前评选出获奖作...【查看详细】

黄山旅游摄影热门酒店TODAY'S FOCUS

黄山北海宾馆酒店预订 黄山山上标准间预订

黄山北海宾馆酒店预订 460元

  北海宾馆是黄山山上地理位置最佳的酒店。宾馆由4栋相...【查看详细】

黄山白云宾馆标准间 高低铺预订

黄山白云宾馆标准间 120元

  黄山白云宾馆是一座新型涉外旅游饭店,地处光明顶下天...【查看详细】

新黄山西海饭店

新黄山西海饭店 680元

  新黄山西海饭店,由北京清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院按照五...【查看详细】

黄山狮林大酒店标间预定

黄山狮林大酒店标间预 460元

  黄山狮林大酒店位于黄山风景区内的北海景区,背依狮子...【查看详细】

黄山玉屏楼宾馆

黄山玉屏楼宾馆 150元

  玉屏楼宾馆位于黄山群峰之中,素有天上玉屏声誉的玉屏...【查看详细】

黄山翡翠谷农家乐(环境好,休闲度假首选)

黄山翡翠谷农家乐(环 80元

  黄山翡翠谷农家乐别墅,坐落于安徽黄山风景区翡翠谷景...【查看详细】

论坛交流BBS

更多>>